游泳

我女儿是鬼差 第六十五章 两个影帝

2019-12-04 17:17: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女儿是鬼差 第六十五章 两个影帝

牛头被架出去了,大殿终于清净下来。

三角眼长嘘一口气,抹了抹额头。

今天他才明白,当一个人“二”到一种境界时,其战斗力也是非常可怕的。

与牛头的博弈,让他感到心力交瘁,好像身体被掏空。

“主上,您这么做,怕是有些冲动了吧?”

身旁,一位深色铁甲的血兵皱眉问道。

作为血海中为数不多的高级血卫,他还是有资格发表看法的。

“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一点指向博山的事情是闫君所为,如此会不会太打草惊蛇?”

“你不懂。”

三角眼恨恨道:“阎君那老狐狸做事非常讲究,很少留下尾巴,正因为太干净了,所以我才怀疑,博山就是他搞的。”

“可是地府那边根本没有那么强的战斗力……”

“那是以前,你是不是忘了,他还有个在幽冥做老大的外甥女?”

血卫直接闭嘴,确实,他忽略了。

如果地府方面的背后,有那个深不可测的女人在做推手。血海在人间的基业被瞬间毁掉,也不是没可能。

毕竟,那可是一个财大气粗,而且疯狂攀升科技树的超级存在啊!地府与他们结盟的话,实力方面,确实就不好估计了。

更何况,人间那处基业,本身就与那个女人有关系,再加上她与阎君的关系,出手帮衬也在情理之中

血卫还想说些什么,却见一个老者由外走了进来。

此人一身黄色道袍,须发皆白,胸口处印着一个硕大的繁体“血”字。与一般仙风道骨的老道士不一样,他的颧骨高高凸起,鸱目虎吻,嘴角挂着阴测测的邪笑。

血卫见到此人,连忙行礼:“黄上人!”

道人点头算回了礼,然后直接来到三角眼面前,躬身道:“主上,据悉冥王那边已经把东西拿回去了,博山之事,可断定就是地府所为无疑!”

三角眼转过头,用一种“你看,我说对吧”的眼神看着血卫。

血卫羞愧地低下了头。

三角眼示意道人继续说,他才不信道人出去两天,就打听出这么点事情,这家伙进门时可是在笑的,对于这位得力手下,他再清楚不过了。

果然,就听道人说:“属下知晓主上必然有所动作,所以这两日一直偷偷潜在地府那边,幸不辱命,属下打探出了一个小道消息!”

三角眼眼前一亮:“说说!”

道人俯身到三角眼耳畔低语了一阵,三角眼听完一愣,而后大笑起来:“此事当真?”

“绝不会错!属下经过多方核实,且今日趁着阎君与诸阴司巡查黄泉时,潜入闫君殿,拿到了这个!”道人伸手入怀,掏出一张白纸递给三角眼。

三角眼接过一看,眼睛登时又亮了一些。

道人说:“此事虽不能一举扳倒阎君,却也定然会受到大帝惩戒,恶心一下,无伤大雅。只是……”

“只是什么?”

“情况比较特殊……”道人想了想,又附耳低语起来。

三角眼听完一愣,摸着下巴道:“居然有这种事?倒是稀罕了。”

顿了顿又道:“不过不用管,只要能恶心到那家伙,其他都不是事儿。”

“此事就交由你去办,速去速回。到时候人赃俱获,看他阎君在大帝面前如何抵赖,哈哈哈!”

“是!”道人点了点头,飞快离去。

如此一来,三角眼的情绪明显高涨许多,竟然还哼起了小曲。

片刻后,他大概是想到了什么,整了整衣裳,准备起身。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喊道:“阎君到……”

话音未落,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大踏步走了进来,人未到,朗笑声已经远远传来。

“高木兄别来无恙?”西装男大笑着走了进来,正是地府一哥,阎君。

“哎呀呀老阎呐,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稀客啊稀客!”三角眼连忙起身相迎,一站起来,就暴露了他不到一米六的可怕身高。

笑声中,两个男人的大手握在一起。

阎君微笑着,低头看着他。

他仰着头,笑脸僵硬。

这一刻,他无比后悔没有穿那双50公分的增高鞋,脖子好酸……

一番寒暄之后,两人落座畅谈起来,字里行间都非常客气,好像好朋友一般,听的一旁的血卫冷汗涔涔。

他今天算了解“笑里藏刀”这四个字的真谛了,这两位,都是影帝啊!

……

人间。

接到白无常的时候,徐乐正在看戏。

一场别开生面的大戏。

制服男一棍子抽倒中年人,在得到徐乐的答复之后,显得很满意,然后拽着男人的腿,直接将他拖进了一旁的人造林。

徐乐饶有趣味地了过来,然后发现,这里竟然有着一个结界。

制服男直接拖着人走了进去。

徐乐用零点一秒分析出这结界对自己完全无用之后,信步跟上。

一进入结界里面,徐乐就看到这里还有十几个男男女女。

有年轻男女,有学生模样的人,也有中年妇女,形形色色,不拘一格。他们或踩着自行车,或踩着摩托车,也有骑着小电驴的,年轻情侣是开着一台私家车,看的出来是当中条件最好的一对。

他们的座驾不一而足,但有一点是相同的,此时的他们,脸上都写着挥之不去的慌乱。

他们驾驶着各自的交通工具在结界中疯狂转圈,飞奔,相互间没有任何交流,好像他们看不到身边的其他人一般。就连徐乐的出现,也没有引起他们注意。

徐乐进来时,正好看到小轿车停下了,驾驶座上的男人走了下来,面色惊恐地嘟囔道:“天呐,怎么又回到这里了?”

显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在打转。

或者说,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正处于一个奇怪的结界之中,在他们眼里,这个结界是不存在的,天空月朗星稀,面前就是宽敞的大马路。但不论怎么跑,就是会回到原点,心态再好的人估计都能被吓尿。

只有徐乐能看到,他们都被困在一个由青色雾气幻化而成的结界中。

徐乐就是在这个时候接到的,于是一边与白无常说话,一边饶有趣味地找地方坐下,继续看他们表演。

制服男这时已经把中年男人弄醒了,呵斥了一句:“你再闯红灯看看?”然后扬起棍子,吓的中年男人哇哇乱叫,拔腿就跑。

毫无疑问,他也绕着结界疯狂打起了转。

说起来比较凄惨,他是在场所有人中,唯一没有交通工具的一位,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起来,但他根本不敢停。

然后,徐乐就看到制服男挨个找上那些家伙,开始了丧心病狂的训话。

“电瓶车载人还开六十码闯红灯,你不如直接冲进河道去?”

“开自行车的!就因为你抢道,导致后面发生车祸了你踏马不知道吗?你个鳖孙!”

“开摩托车那个魂淡,能不能把排气管装上行不?老子天天接到你的投诉!饭碗都丢了!”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在高速逆行造成严重交通事故?别以为有个有钱的老爸就能为所欲为,人间法律制裁不了你,老子来教你做人!哈哈哈……”

“……只要出了事,你们第一个就会埋怨我们警队,但你们自己有没有做好?!”

“像你们这样的人渣,死一个少一个!”

“……”

每换一个人,制服男都会厉声咆哮着,手中的棍子虎虎生风,那充满怨气的声音振聋发聩,即便是隔着话筒,都被白无常听到了。

白无常连忙问徐乐怎么了,徐乐就说没事儿,在看戏。白无常哦了一声,然后继续话题,说着些地府的事情,听的徐乐一头黑线。

完全不感兴趣啊!

要不是得知自己的大名被刻上了黄泉路石碑,他才懒得与白无常废话。

而这时,制服男终于训了一圈回来,留意到了徐乐。

在微微一愣过后,他面色狰狞地走了过来,手中的棍棒高高扬起,来势汹汹。

徐乐瞥了他一眼,手掌一翻,一把由黑雾幻化而成的长剑瞬间出现在他面前,“铿锵”一声插入地表中。

剑气荡开,震的整个结界都晃了晃,吓的结界内所有人以为地震了,惊慌失措,连连呼救。

制服男猛地站定不动,脸上闪过一抹惊色。

徐乐指了指手中的,又指了指他,皱着眉头摆摆手,意思是在打呢,走开。

制服男直勾勾地看着黑剑,吞了吞口水。

“……好的,您忙,您忙!”

说完扭头就跑!

安阳市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武汉市中心医院
湖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北京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沧州治疗早泄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