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目道 第三百三十一章 亮出底牌

2019-12-13 23:19: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目道 第三百三十一章 亮出底牌

高氏昆仲曲意结交自己,一定有他们的想法和目的,不过这个想法和目的沒有触碰到虎引风的底线,虎引风不介意在适当的时候帮助高家一把,

但是,如果高氏昆仲触碰到虎引风的底线,或者有证据表明想对自己不利的时候,虎引风则会彻底抛弃这段友谊,

人如何待我,我便如何待人,这就是虎引风如今的准则,

“哈哈哈哈,老弟,你现在是越发神龙见首不见尾了,这么长时间也不來看看老哥哥,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一见面,高赟热情好客的话语就扑面而來,

虎引风微微一笑,也沒有过多理会高赟的热情,就和以前一样热络而不过分,显得不卑不亢,

自从高赟认识虎引风,虎引风基本上就是这个态度,你交好我,我心里也明白,也不拒绝,但就是不和你走得太近,

两个人可以说是朋友,但谈不到心腹那种程度,在高赟的心中,虎引风始终有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的意思,

特别是今天,虎引风轻松的笑意下,高赟这个人精能感觉到一种隐隐的疏远,而且,这小子身上那种隐隐上位者的气势也越來越强,

虽然他沒有对你发火或者,甚至沒有流露出一点恶意,但高赟就是感觉到了那种疏远,他终于明白,虎引风已经不可能成为自己的心腹手下,两人能保持目前这种平等友谊状态差不多就是最好的结局,

“最近有些私事,出去了一趟,呵呵,”虎引风不咸不淡地解释了一下自己最近的去向,

毕竟,作为一个名义上的大校军官,虎引风知道自己的行动不可能完全不受监视,这么长时间不在家,要说上面一点都不知道,傻子也不会相信,

对于国家机器,虎引风有很深刻的体会,那是一种个人根本不能对抗的存在,

你以为自己很强大,但如果你真的因此自信心膨胀,对抗国家机器,就会明白自己错得多么深,

尽管现在的虎引风已经有了底牌,并不害怕与某些势力决裂,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那样做,毕竟,这个世上还有许多事情还有结束,

华人联络感情的场合永远以酒宴为最正常的选择,或许大家并不是真的很在乎那些山珍美味,但是坐在一堆食物旁交流,确实容易让人尽快进入气氛,

“老弟,尝尝,这是我到周边山区亲自打的野味,绝对不是菜市场上的那些大路货,”高赟是个打猎发烧友,平常有闲暇时间喜欢带上一帮狐朋狗友去山区打猎,

看着烤肉架上的那些令人馋涎欲滴的烤肉,虎引风也不禁食欲大动,

在场的朋友不多,就是高赟最心腹的那几个,其中有与虎引风打赌过的李将军,还有几位,虎引风的印象就不深了,

酒过三巡,高赟的话題明显增多,而话语也更加滔滔不绝,

他笑着对虎引风说:“老弟,听说你在日本得了一件宝贝,究竟是什么东西,”

虎引风微微一笑,说:“是一件传说中的江湖重宝,有人说与闯王宝藏有关,不过我至今沒有研究出來打开的办法,”

见虎引风如此毫不避讳,高老二显然有些意外,不过这意外的神色也就是在眼睛中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了有三分醉意的样子,

他的这点小变化能瞒得了别人,却瞒不过现在的虎引风,当然,虎引风也只是装作什么都沒看见,

虎引风好像喝得有些高,继续介绍说:“自从我在日本拍卖会上得到这件东西之后,很多人就盯上了我,夜里做梦都想着把这件宝贝弄过去,还借以种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呵呵,想白白从我手里得好处,不行,”

高赟是个人精,一听虎引风的话语,心中猛然一动,说道:“哦,这可是一件重宝,老弟可要看好了,不能让心怀叵测之辈弄走了,”

虎引风一笑:“呵呵,其实,不瞒高司令,这玩意就是一件镜花水月的东西,中看不中吃,我已经反复研究过了,这件重宝基本上沒有安全打开的可能,强行打开的话十有**会毁了它,所以,尽管里面可能有一些值钱的东西,却看得见摸不着,是个虚的,”

“既然如此,老弟你何不出一个大价钱卖了它,这样一來,你能得到一大笔现实的利益,还能抛掉一个只能看却得不到任何实惠的大麻烦,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高赟趁机献策,

呵呵,狐狸尾巴露出來了,感情这老小子是给人当说客的,

虎引风会心一笑,继续胡扯道:“高司令的这个办法我也不是沒有想到过,只是,我想要的东西一般人拿不出來,能满足我条件的大人物未必看得上我这件传说中的宝贝,毕竟只是传说,是真是假谁也说不准,”

“哦,老弟你倒是说说,你究竟想拿这东西换什么,说不定老哥我能帮你一个忙,”高赟急忙趁热打铁,

“自由,我需要自由,高司令认为有人给我吗,”虎引风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自由,老弟究竟什么意思,”高赟一下子沒有明白虎引风的意思,那么聪明的人脑筋也突然断了路,

“不瞒高司令,我现在对任何物质的东西都不感兴趣,就想不受任何约束地活自己的小日子,我需要自由,我需要完全的自由之身,任何官方的身份我都不想要,如果谁能帮我去掉这些烦人的琐屑,我愿意奉上这件传说中的江湖至宝,”虎引风仔细解释自己的想法,

不得不说,这个解释有些令人意外,高赟那么聪明的人也是在痴愣了好一阵后才彻底明白过來,虎引风就是想彻底跳出体制的束缚,过他自己想要的生活,

“呵呵,老弟,不得不说,你是个很特别的人,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一定是要财富、地位、名声或者权力,但是你好像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

,实在令人意外,”高赟打着哈哈笑道,

“呵呵,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我就希望在活着的时候不受别人约束,当然,我也不会去侵犯别人,只要对方不对我下刀子,现在,我不得不应付一些自己不想见到的人和不想处理的事,让我非常讨厌,对我來说,彻底的自由之身比什么都宝贵啊,”虎引风说着,脸上闪过一阵遗憾的色彩,

“老弟,或许我可以帮帮你,但也不一定,毕竟,你的身份很特殊,”高赟最后意味深长地说,

“呵呵,那就谢谢高司令了,”虎引风表现得很高兴,

放出了这个信号之后,虎引风相信要不了多久,上面就会有人与自己联系,至于自己的条件,上面会不会答应,虎引风并沒有十足的把握,

现在,他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沒有加上一些物质的条件,这样听上去才更令人可信一些,

不过,虎引风也不害怕,即便有人对自己的这些要求起疑,但只要贪念还在,就一定会主动与自己联系的,

晚上,高家,

“他真是这样说的,”高斌有些不相信弟弟的话语,这么一件宝贝,就只是为了换取人身自由,听上去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高赟点点头:“不错,他就是这么说的,我不明白这小子究竟怎么想的,但我现在总算明白一件事,他不想和我们纠缠在一起,甚至,不想和深空、国安或者军队等任何国家机器纠缠在一起,他有自己的秘密,”

高斌沉思了一会,说道:“在我们国家,一个高贵的身份还是很令人羡慕的,按说他现在的地位已经足以让人羡慕了,为什么他却时刻想着抛弃这个身份,难道还有什么比这更有吸引力的东西,”

高赟苦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虎引风也不例外,不过,大哥,我有一个直觉,对这个人不能逼得太狠,此人只可拉拢,不能得罪,即便拉拢不成,也不能逼得过分,否则悔之晚矣,”

高斌“哦”了一声:“老二,你的意思此人非常危险,”

高赟点点头:“别的我不敢吹牛,我过眼的人,基本上还沒有与判断过分离谱的,这个虎引风,底牌太多太深,不是你我能阻挡或者挑战的,老大,别看你现在已经进入核心,有些人能不得罪最好还是别得罪,虎引风就是这个类型,

既然他一心想要离开体制,不妨就放他一马,这样还能博得一些好感,就算你强留下人,你也留不住心,沒什么意思,”

“可是那件东西牵涉到的利益太大,如果真如查天祥所说,那将是一笔倾国的财富,我实在不想这笔钱落到别人手里,”在自己弟弟面前,高斌终于还是露出了自己的底牌,

高赟虽然平时一副衙内做派,实际上看人看事却异常清醒:“大哥,不是我多嘴,那件东西恐怕只是好看而已,既然这些江湖异人都沒有把握完整打开,就算给了你,你能打开吗,而且,我隐隐觉得,虎引风只怕已经掌握了最大的底牌,就算他把东西给了你,最后很可能也是空欢喜一场,”

虽然高赟苦苦劝说,但是高斌仍然被那一笔虚无缥缈却惊天的财富所吸引,最后还是决定答应虎引风的要求,以七巧玲珑塔换取自由之身,

中山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韶关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贵州治癫痫病费用
盐山县人民医院
义乌市精神卫生中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