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剑泣震三界 第一百六十七章剑灵求引渡,仙尊施法术

2019-12-04 03:26: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泣震三界 第一百六十七章剑灵求引渡,仙尊施法术

羽舞还真的有点看不起这两个剑灵,要说她们会为她效命,还真就不信,冷笑一声,回答她两:“你们之前不也是镇元子门下弟子手中的宝剑吗。”

两个剑灵抬起头来与她直视,左边的先开口道:“小仙蝶杀禀奏帝君,确实如此,且我等之所以降服屈身也是畏惧怕死,但若是能赐我一副身躯,此等恩德,万死不能报,愿万死以报。”

‘碟杀’是那柄剑的名字,也是剑灵的名字,她告诉羽舞这些,就说明现在她们是真心臣服,就像当初选择镇元子的弟子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她们不也是背叛了镇元子的弟子吗,这个问题,没有等羽舞问,另一个回答了:“小仙冷梅禀奏帝君,我等与有缘者遇之,此乃天命,遇上了,即便不喜欢也得顺从,今日囚焰仙尊将我等体内主人的灵气尽数替换,我二仙与他的缘分也就了结了,两位仙子也不是我们该遇见的生灵,故而帝君若能赐予以身躯,愿执宝剑万死以报。”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想要一个身躯,是啊,三界中这些生灵,谁不想要一个身躯,只是,这事注定要让她两失望了,羽舞回答道:“那你们要失望了,若是一般魂灵,本尊赐予一个身躯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断了仙根的剑灵,天道之下还没有谁有这个本事,你们也该看见的,即便是囚焰仙尊也没有将断了的仙根续上,本尊不过区区应龙修为,何来此等法术。”

两个剑灵再次三叩九首,冷梅回答道:“我等自知,天道之下凡是断了仙根的生灵是不能有躯体的,这规矩,就是昔日三清大神也不能违背,但天道已经为若木大仙所破,凡天道之内,该没有他不能为之事,故而想请帝君开了尊口,为我等求情。”

这两个剑灵还真有点小聪明,她们清楚,之前的玉皇帝君没有为断了仙根的剑灵重塑真身的本领,现在的应龙帝君应该也没有,可是应龙没有,不代表别的仙家没有,若木超出天道,天道内的东西,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除非不愿意。

但是这点小聪明却让羽舞不喜欢,主要是她两提出要求的时间实在太不好,羽舞现在正在气头上,对这种类似于威胁的交易毫无兴趣,冷冷的笑了两声,告诉她两说:“你们真以为若木元帅破了陆压法阵,登临九重天宫只是看上这天道了吗,未免也太天真了,就连仙尊囚焰也没有续上断了的仙根,元帅凭什么就要为你两出手。”

这么一说,两个剑灵就蒙了,如果囚焰仍旧是断了仙根的妖精,那么她那超强的法力是从何而来?

不过既然应龙帝君这么说了,肯定就不是假的,而既然囚焰没有续上断了的仙根可以登临九天做一个位置不亚于当日三清的大神,那么她们要在九天之上寻求一个小官总也是可以的,于是降低要求跟羽舞恳求道:“如此我等不敢贪心,只恳请帝君许与一躯体,并在天宫与我姐妹微末官职,天恩感激不尽。”

两个剑灵的作为,完全是跟之前的九天仙家一模一样,而偏偏,羽舞对之前的九天仙家都没有好感,尤其是因为父母的事情,她其实是带着怨恨的,所以脸色很不好。

不过身为三界之主应龙帝君,她跟之前的天皇帝君玉皇帝君有个很大的区别,她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也懂得体恤这些灵体的不易。一副只能依靠仙剑存活的灵体,几千年的生命是寂寥无奈的,一般的凡人神仙还能求死历劫,可以选择堕落,而她们不能,连死的权利都没有,这才是最悲哀的。

但可伶她们是一回事,不喜欢她们是另一回事,两者之间并不矛盾。羽舞已经不想再跟她们继续说下去,脸上见不到丝毫慈悲,冷冷的回答:“够了,本尊眼下确实已经捉襟见肘,即无战将也没有兵员,甚至连差使都没有,但是本尊仍旧是三界之主应龙帝君,便是死伤,便是有朝一日做了阶下之囚,应龙帝君还是应龙帝君,你们要交易,找错人了。”

两人还想讨价还价说点什么,却听见羽舞一声怒吼:“归。”

这是一道指令,三界之主的指令两个剑灵是不敢不听的,眼下羽舞虽然没有将她们驱散魂魄的能力,但要将她们封印却也不是难事,何况羽舞的口中出来的,那可是三界的规矩,只要声音再大一些,回不回去就已经不是她们能决定的了,没有立即把她两扔回去已经是顾及她们的颜面。

深知此事绝无可能,也只能乖乖回去呆在剑里面,或许她们可以在关键时候搞点事,等镇元子登上天宫之后说不定一高兴,就能将她两从剑里面给拉出来。

当然,她们很清楚这样的事情也不过就是想想罢了,镇元子的能力不及三清,可是即便是三清在世能不能为断了仙根的灵体塑造真身也很难说,况且依照镇元子的性格,顶多也就是给她们置换灵气,让她们重新回到之前的主人身边,弄不会叛臣之名就会扣过来。

才要回去剑冢,左右亲卫上前:“帝君且慢,可否听我等一言。”

她两对羽舞的中心自不必说,因为她们本来是有机会离开的,并且是带着风火轮和天蚕衣离开,有了这两件宝物,她们不需要多少时间并可以修出灵智,成为一个修道之士,千百年后,能修成金身也是可能的,可是她们没有,冒着生命危险出去又回来。

也正因为这样,哪吒才会将她两任命为帝君亲卫,羽舞才会用自己的鳞片为她们做出战甲,囚焰才会收了这两柄宝剑给她们做兵器。

这时候,不论她们要说什么,肯定都是站在羽舞的角度去思考,所以羽舞有必要听,而且眼下如果她两这两个的意见都不听,那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对她说点什么了。

点点头:“说吧。”

姬子筠勺立在堂前,拱手作揖说道:“帝君,剑灵有千年修为,眼下若有它们全力相助,至少帝君是安全的,我二人愿将自己的身躯赠送,帝君只需许诺与她们天宫有一官半职即可。”

没想到姬子筠勺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羽舞不禁感动了,但没有同意,摇头拒绝:“姬子筠勺,你们可知道如此一来,你二人将是何下场。”

看一眼彼此,筠勺淡然一笑:“天条上说的很清楚,仙子仙官一道失去躯体,灵魂就会游离三街,运气好的修得微末法术,最后在做个差使,运气差的魂飞魄散。”

“所以你们开口之前就该知道本尊绝不会同意,本尊既然君临三界,就有三界之主的威严和气势,生顶天立地,亡,潇潇洒洒。”

此时的羽舞,很有三界之主的气势,玉皇帝君陨落之前姬子筠勺都在凌霄殿上,见到了他坦然而往的态度,现在的羽舞,也是这个态度。

但不同的是,对玉皇帝君,姬子筠勺只把他当做三界之主,要服侍的主人,而对羽舞则是亲人一般,在主仆关系之外,还有恩德和情义,所以她两可以背叛玉皇帝君,因为情形如此,一个仙子是做不了什么的,但不能背叛应龙,因为这个帝君从没有把她们当做仆人,而现今作为亲卫,不能让帝君受到一点伤害;为帝君的安全生死,这是亲卫该做的事情。

一向唯命是从的姬子和筠勺,这一次态度很坚决,告诉羽舞说:“帝君,眼下之势如此是好的,我等二人失了躯体,有你坐在三界之主的位置上,自然能在三界中某个差事,你跟阴间天子说一声,听说忘川河边的变化开的严厉,就让我两去阴间做个鬼差,你若是线下之余想得起我们,去看看我们,如此的话即便我二人只是微末职位的鬼差,也能得到各方尊重,就够了。”

羽舞轻轻闭上眼,深呼一口气,微怒的声音回答她两:“不用说了,本尊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剑灵,还不归位。”

这一下掷地有声,两个剑灵瞬间就各自回去剑身之中。

姬子筠勺互看一眼,显然没有放弃之前的提议,不过是换个方法来达成。

这一个动作没能逃出羽舞的眼睛,结了个剑诀将两个剑灵封印在剑身之中:“姬子筠勺,你们给我听好了,本尊既是三界之主,就不会让你们胡来,三界之主该做的,不是为了活命而妥协交易,而是应该正正的的,生死小事,但尊严绝不能掉下来。”

羽舞已经说得这么明白,她两也只能同意。

点头之后,外面进来一个人,是囚焰,刚刚她没有离开,这时候进来,肯定是有事情。

解开宝剑上的封印,叫道:“剑灵,出来吧。”

两个剑灵对囚焰的恐惧比羽舞要强得多,加上刚刚的事情,这时候就更加害怕了,颤抖的归在地上不敢说话

贵阳癫痫医院好的
深圳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京都儿童照口腔科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