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仙道至圣 第五十九章 :失算

2019-12-04 04:24: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道至圣 第五十九章 :失算

看着伏昊,濯秀愣了愣,然后也恭敬的行礼:“多谢,没有你的帮助我不可能突破坐忘境。”

王隐一愣:“帮助,什么帮助?”

“我的经脉是他帮我打通的,若是没有他,我突破不了坐忘境。”濯秀没有隐瞒。

瞬间,王隐怪物一般的眼光看向伏昊:“小子你究竟还隐瞒了多少事情,还有你不是弃文从武了吗?为什么突然之间修为又达到洗髓境顶峰了?”

说道这里,王隐顿了顿,忽然想起最重要的事情:“身居圣体这又是怎么回事?”

饶是伏昊的精明,在这一刻也被王隐弄得有些稀里糊涂:“这个其中有些曲折,以后有机会我再给前辈讲诉。”

“圣体,什么圣体。”伏昊一愣,前面的问题他自然知道,可是这最后一个倒是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王隐一愣:“你不知道?”

伏昊真诚的回答道:“不知道……”

“那刚才你修炼的时候为什么体表会浮现一层圣光,这难道不是圣体吗?”王隐有些疑惑,对于圣体实际就算他也不太清楚究竟该如何判断。

对此,伏昊笑了笑:“前辈可能误会了,刚刚不过是我控制药理锻炼身骨,可能会有一些异象,但是应该不是所谓的圣体,我伏昊没有那样的命。”

对于圣体他自然有所了解,自小都没有人发现他是圣体这时候王隐突然这么说自然不可能,要知道圣体乃是天生地养,有的话凭借八百渭水伏家的实力早已经有所察觉了,而以他父亲的脾气,知道自己身怀圣体的话绝对不可能让他弃武从文。

这些道理王隐自然知道,但是他依旧有些想不通……

“嘿嘿,实际圣体不圣体便不重要,勤能补拙,这世界真正成功的也就那么几个,但是他们的资质未必都天下无双,终究还是事在人为。”这是伏昊一直坚信的道理,也是曾经在身中魔神花的时候最大的体悟。

看着少年的身影,王隐突然觉得有些陌生。

伏昊没有再纠结这件事情,如今夕阳已落,黑夜也会随之降临,对于他们来说这无疑是最好的脱身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所以必须把握好!

万事俱备,一身修为都相应的提升不少,两位少年双眼之中各自闪烁出异彩,伏昊看向那片宽阔的区域,然后回头看向王隐:“麻烦前辈看一些前方那片区域有多少人?”

王隐双眼一亮:“你想从哪里突围。”

“正是。”伏昊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麻烦前辈看看。”

伏昊连魂识都还没有形成自然不可能看这么远,濯秀的魂识也不可能外放多少距离,最多方圆一里左右已经很不错了,但是王隐不同,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强大的魂识却是无处不在,对于他来说自然不算什么难事。

王隐点了点头。

实际不需要刻意去看,对于他来说一切已经了然于心:“你选一个好地方,算不上戒备森严,但是杨家的哪一位继承者杨云在哪里,还有两位紫霞境初期的强者,看样子他们是算准我必定重伤,所以才如此布局。”

说道这里,王隐一丝苦笑,他堂堂神灵境顶峰,位列四方无上,又何时受过这种屈辱,要是他全盛时期,莫要说紫霞境初期,就算紫霞境顶峰的强者也一手捏死和捏死一只蚂蚁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是现在去被区区紫霞境初期的蝼蚁困在这里!

伏昊明白王隐的心情,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劝,他的目光看向濯秀:“紫霞境初期,有把握吗?”

濯秀的双眼之中寒光绽放:“若是一位的话可以试一试。”

伏昊点了点头,双眼之中寒光绽放:“那好,我们就闯一闯,顺便也找杨云算一算账,说起来上一次就不该让他离开。”

濯秀瞟了一眼伏昊,没有再多说什么。

王隐原本不是很赞同这样的冲动行为,毕竟无论怎么看就濯秀和伏昊也不可能同时面对两位紫霞境初期的强者,濯秀的战力一直很强

,根基扎实,如今突破坐忘或许有能力和紫霞境初期的强者一战。

毕竟坐忘境很特殊,战力的提升不是很明显!

但是那是两位紫霞境的强者,另一位又将怎么办呢?他不禁苦恼的摇了摇头,若是当初他不冒险施展全部修为脱身,哪怕只留下一层修为现在也不会如此纠结。

但是他还没得及说话濯秀已经再次背上他跟上伏昊消失在夜色之中,向着那片开朗的区域而去,对此王隐也只能无奈摇了摇头,魂识展现,希望能够找到一条出路。

可惜令他有些失望的是无论如何这一关他们都非闯不可!

蛮荒的夜色不是很深,天空的皎月异常光亮,也异常的圆,宛若一个圆盘照亮整个蛮荒世界,并且那蛮荒深处那两轮诡异的双月也不时发出一些光,照亮漆黑的大地。

月光之下两位少年健步如飞!

无声的树林飞速的向着后方退去,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杨云呆的地方,甚至都没有刻意躲藏的意思,濯秀背上王隐皱眉,不禁觉得这两位少年有些疯狂。

殊不知,少年岂能不疯狂!

终于,差不多午夜,也是人一天之中最疲乏的时刻,两位少年踏着皎洁的月色走进了那片林子,林子不大,树木也没有其他地方的茁壮,有些稀疏,一眼能够看出好几米。

但是在林子的中央,同样的一位少年一双犀利的双眼看着高空之上那轮又圆又皎洁的明月,他的双眼依旧清明如活水,不染半分杂色,更不曾携带丝毫的疲倦。

他看着月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的身边是两位中年男子,大约三四十岁,骨节宽大,双目炯炯有神,恭恭敬敬的站在少年身后,身上一股强大的气息散发,但是就算如此,面对月光之下那洁白的身影他们依旧不敢有丝毫的不敬,因为他们知道,眼前的少年虽然修为不及他们,但是想要杀他们其实便不难,再者少年的身份也不容许他们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树林显得有些寂静!

一些巡逻的战士已经慢慢双眼模糊,虽然依旧在不停的巡逻,但是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象,而也就在这时,一道清风挂过,随即两道身影一闪而逝,巡逻的战士揉了揉有些昏沉的双眸,然后又摇了摇头,继续开始昏昏沉沉。

伏昊没有杀人,以他的手段若是施展出来的话无声无息的杀死这些人便不会有太大的难度,但是他不喜欢杀人,若非迫不得已他不想造杀孽。

就这样伏昊和濯秀一路前行,不惊风,不动云!

直到他们的步伐迈进中央那片区域,来到这里他们不再躲躲藏藏,而是放慢脚步,一步一步向着最中央的那方向走出,而也就在这时,树林中央那一直站的笔直不动的少年慢慢收回了目光。

他的双眸看向前方昏暗的树林,然后淡淡开口:“提起精神,他们来了。”

这话一出,身后的两人双眼之中不禁闪烁几许兴奋亦有几丝害怕,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今夜要面对的是谁,那是蛮荒之上的杀神,亦是这个世界的无上存在。

在期待之中等待……

终于,前方树林阴暗的角落三道人影慢慢走了出来,他们未走出之前谁也不会想到那漆黑的地方竟然藏着三道人影,随着人影的走出,气氛显得有些萧冷。

王隐依旧还在濯秀的背上,但是他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月光之下撒在树林中央的少年之上,让他多出几分圣神,但是当嘴角之间的微笑浮现的时候有显得有些怪异,少年目光看向忽略伏昊,直接落在濯秀和王隐之上。

他看了看自己葱白的手:“果然,狼族一战威震八方的王隐成了动荡不得的废物,竟然连走路都需要别人背了,此情此景倒是显得有些滑稽了。”

“更不要说还是在狼崽子的背上,一个是蛮荒第一将军,一个是人族必杀的狼崽子,不知道这一幕落到天下人眼力又会作何感想。”

杨云微笑着说道,他没有忙着动手,对于他来说他更想好好看一看这个笑话。

“哼,一个败类而已,当初在阴川深渊之中我就该一刀杀了你。”濯秀冰冷着双眼开口道。

“可惜你没有。”说道这里,他的目光看向伏昊,他想看看这少年当初选择放自己一命如今落到自己手中是什么感受,当然他不会手软,更不会选择像伏昊一样傻。

这倒不是说他认为伏昊有多厉害能够改变什么,相反是他觉得这少年宛若蝼蚁根本就不值得一提,杀不杀影响不大。

所以他选择性的忽略了伏昊的存在。

伏昊皱了皱眉,他实际有些想不通,他目光看向杨云:“你就这么确定今夜我们会来这里。”

“嘿,这需要怀疑吗?”

“哦……”伏昊冷笑一声。

杨云看着他,似笑非笑:“我知道你不会像明白的,那就由我来告诉你吧。整个蛮荒唯有我这里的的守卫是最松懈的,自然有办法让狼族带走你,自然也就有能力知道王隐的伤,所以以王隐的伤势你们除了这里不可能在闯其他地方,而有狼崽子在,外面那些守卫的作用便不大,所以我才选择在这里等你们。”

杨云开口,他的算计很完美,也很精确,但是他自始至终没有想过伏昊,甚至脑海之中也选择性的直接漏过这个人。

可惜在整个过程之中,是伏昊选择了这条路,也是伏昊带着濯秀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这里。

他依旧失算了一些东西!

哈尔滨市眼科医院怎么样
北京希玛林顺潮医院韩崧
济南治癫痫病医院那家最好
济南牛皮癣
乌鲁木齐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