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国产儿童电影一年50部多数睡仓库

2019-07-11 10:15: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国产儿童电影一年50部 多数“睡仓库”

刚刚过去的六一儿童节,中国儿童电影遭遇大溃退。寻遍全国各大影院,除了来自好莱坞的《功夫熊猫2》,几乎找不到一部可以让孩子们观赏的国产儿童电影。  这种尴尬的场面让正在江阴参加第11届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的众多圈内外人士深感忧虑和痛心。中国儿童电影如何融入主流电影市场、与更多孩子见面,再次被关注和提及。  一年50部,多数“睡仓库”  翻开2010年全球票房榜,前10名中有6部是儿童电影,《玩具总动员3》更以11亿美金稳坐全球票房冠军的宝座。那么在有2.3亿少年儿童的中国,国产儿童电影情况又如何呢?  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会长侯克明告诉,去年我国电影总产量是500多部,其中儿童电影有55部。然而,由于大部分影片规模小、成本低,很难进入市场,即使能够公映,也往往因为推广力度不够而草草下映,难逃“影院一日游”的命运,更别提创造有吸引力的票房了。  中国儿童电影本应有巨大的市场,然而,国产儿童影片几乎很难与小观众们见面。据一位电影发行商透露,在我国,儿童片的出路不外乎两条,一是拍完后找个学校象征性地放一场,然后搁置起来,等待日后在电视台露面;再有就是靠得奖获取政府津贴,得到实惠的投资回报。这样的状况多年来一直持续着。  “实际上为了改变眼下国内儿童电影的现状,政府想了不少办法。”侯克明介绍说,国家每年都有专项资金扶持,中国电影华表奖中也专设了优秀少儿影片奖,以“中影校园电影院线”、“上海市电影教育院线”等为代表的校园电影院线也已颇具规模。尽管如此,孩子们看不到电影、儿童片找不到市场的尴尬,依然没有改观。  低成本、上映难、票房差、缺关注,国产儿童电影似乎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本次儿童电影节期间,在影院随机调查了部分小观众。当被问到“你最喜欢的儿童片”时,孩子们争先恐后地报出一大串名字:哈利·波特,功夫熊猫,玩具总动员,白雪公主……而当问到“你看过那些国产儿童电影”时,孩子们大多语塞,唯一被提到的只有《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兔年顶呱呱》。  “捂着眼睛、盖着耳朵”拍不出孩子爱看的电影  儿童电影如何走出“睡仓库”的困局?国产儿童电影输在那?  侯克明认为,中国儿童电影不缺数量,主要输在题材。  他分析说,儿童电影现在有两类,一类是关于孩子的,也就是成年人发现了儿童领域的问题,这些片子社会感很强,但不一定适合孩子看。还有一类是为孩子而拍摄的,充满童趣童心,我们缺少的正是后一类电影。  中影动画集团公司总经理黄军认为,很多为孩子拍的电影,其实并不适合孩子观看。他提到了《空巢的孩子》,这部描述留守儿童的电影让许多大人忍不住唏嘘落泪,但对于孩子来说却显得太沉重了。影片散文化的表达,深情而忧伤的诉说,对于留守儿童的心智状况、基础教育等社会话题的探究,都是孩子无法理解的。  说教痕迹太重也一直让国产儿童电影饱受诟病。“我们的电影往往把儿童设置为循规蹈矩的好孩子,其实这是违背儿童天性的。”北京电影学院孟中老师说,“大部分国产儿童电影仍然是‘捂着眼睛、盖着耳朵’。编导在电影里展示的是成人希望让孩子看到的世界,过于纯洁,和真实生活严重脱节。”  很多电影人抱怨,儿童片投资少,技术上难以达到效果。然而,《小兵张嘎》、《红孩子》、《闪闪的红星》等优秀的小成本儿童电影却照亮了几代人的童年。总体上说,我们的儿童电影创新的力度还不够,好作品还是太少。  欧洲儿童电影学会前任主席伊娃-施瓦茨瓦尔德告诉,在欧洲,儿童电影更多的是以题材来吸引观众,“我们并不避讳‘性’、‘爱情’等话题,同时考虑更好地让孩子们接受。”而在北欧,不少儿童电影改编自畅销读物和童话故事,这就让剧本的可看性得到了保证。  面对《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玩具总动员》《怪物史莱克》,导演郦虹表示,我们的创作者必须从传统的创作模式中挣脱出来。既然在电脑高科技上无法和国外比拼,是不是能在想像力上下点功夫,把故事讲得更动听点。“儿童作家的思路大都停留在《黑猫警长》的时代,猫一定是正面英雄,无名鼠辈当然是反面教材,可是,美国电影《精灵鼠小弟》不是受到了孩子们的喜爱吗?”  “让电影走进校园”还是“让儿童走进影院”  在《守护童年》看片会上,儿童电影制片厂厂长江平反复叮嘱媒体,千万不要提这部电影是儿童片,否则,发行就更难了!儿童片发行渠道不畅,是个不争的事实。但对于儿童片应该选择何种发行方式,业界是有争议的。  芬兰卢奥国际儿童电影节主席埃特斯·沃亚拉认为,儿童电影和成人电影的发行是不一样的。目前,芬兰正在推广一个“校园电影”工程,让老师担任电影的推广工作,效果很好。 而中影动画总经理黄军认为,不能指望把儿童电影推向校园,而是要变“让电影走进校园”为“让儿童走进影院”,这才是儿童电影持续发展的出路。  争议之下,有一点是一致的:要让更多的优秀儿童电影与中国孩子见面。江平认为,能不能让孩子们每月看一次电影,至关重要。儿童电影不应只是“一日游”,而应该纳入管理部门的通盘考虑。加拿大儿童电影发行人周晓娟则建议,国内影人可以更多地与国际对话,用合拍来提高制作水准,同时拓宽发行渠道。  除了创作问题,营销和宣传的落后也让国产儿童电影很难引起市场关注。《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电影连续3年借着电视的热度和成功的运作,在春节档赚得盆满钵满。然而,除了“喜羊羊”,却几乎看不到第二个这样的例子。  就在刚刚过去的端午假期,陪一位妈妈和她9岁的女儿去看电影。影院里人满为患,到处都张贴着《功夫熊猫》的大幅海报。“不是刚办过儿童电影节吗?那些国产儿童片都到那去了?”妈妈问,眼神中满是困惑。  这困惑,是一位母亲对国产儿童影片不再“睡仓库”的呼唤。  本报 马 薇

微商城哪家有
小程序微信
小程序用什么语言开发
分享到: